新華網北京6月18日電 165人違規違紀,其中127人替考;監考監管一路“綠燈”,助成替考“流水線”……河南杞縣等地替考舞弊案讓號稱“史上最嚴”的高考漏洞百出。
  高考本應是最公平公正的人才選拔考試,然而畸形需求催生的替考利益鏈,卻屢屢將高考拖離公平的軌道。監管人員為何成為“內鬼”,替考“槍手”為何不乏高學歷人才,買考家長望子成龍卻為何弄巧成拙?
  監守自盜:“內鬼”點中高考監管漏洞
  嚴規之下,替考為何仍屢禁不絕?記者調查發現,高考舞弊的風險點主要集中在試卷、技術和人。安徽合肥參加今年高考監考的教師王佳認為,“試卷和技術問題都容易解決,最難控制的就是人,系統內部的問題往往難以解決。”
  梳理髮現,近年來破獲的高考舞弊案件大都源於一些“內鬼”的監守自盜。2007年河南鄲城替考案中,縣教體局局長、招生辦主任均牽涉其中;2007年安徽碭山高考舞弊案,當地教育局招辦主任、副主任都被卷入;2008年甘肅天水替考案案發後,甘肅、山東兩地公安、教育等系統近50人被依法逮捕或受到黨紀政紀處分……
  近期發生的河南高考替考案中,層層把關、無線電屏蔽、指紋驗證等一系列舉措不可謂不嚴,但相關公職人員被買通、監考老師對報警視若無睹,這類“內部人員”的不作為和瀆職才是替考成功的關鍵。
  山東大學社會學教授王忠武說,替考案件多發於較為偏遠的縣市,這些地方法律意識和監督力量都相對薄弱,加之小地方各部門官員接觸密切,容易組織起對替考舞弊的保護網。
  “做父母的都希望孩子能上好學校,官員也不例外。”貴州省檢察院負責職務犯罪預防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從部分舞弊案件來看,一些基層官員因為孩子或親戚朋友的孩子要考大學,從而利用手中特權鋌而走險,甚至不惜觸碰法律。“權錢交易也是其主要特點之一。”
  此外,山東舜達律師事務所律師潘昌新認為,處罰較輕也是這些“內鬼”知法犯法、有恃無恐的原因之一。“多數涉案官員只是受到黨紀政紀處分,違法成本低使得部分官員敢於‘監守自盜’。”
  追逐利益:替考怎成“勇敢者”的游戲?
  替考愈演愈烈已然成為“勇敢者”的游戲。127名替考“槍手”不少被曝來自知名高校……人們不禁納悶,這些“好”學生為何甘做“槍手”?
  從安徽碭山、甘肅天水到河南杞縣,梳理近年來的高考替考案不難發現,高考舞弊已經從早期的單打獨鬥轉變為集團作戰;從買賣答案、作弊工具、高考移民等鑽空子行為,發展到冒名替考等內部運作,儼然形成一條以社會中介為紐帶,以相關部門為主攻對象,連接考生、家長和“槍手”的黑色利益鏈。
  同時,畸形的高考市場需求正推動替考演變成“奇觀”--替考者數量屢創新高,替考者來源更加廣泛,替考利益鏈更加隱蔽而複雜。
  明碼標價讓不少人對替考趨之若鶩。據媒體報道,在河南杞縣等地替考案中,“槍手”只要參加考試就能獲得5000元的“辛苦費”,考上二本2萬、一本3萬、重點5萬,如果考上名校,酬勞還可以再“商量”。
  曾參與高考舞弊的大學生高天強說,為了歸還學費貸款,讀書期間他一直琢磨著怎麼能快速掙錢。瞭解到替考的暴利後,明知違法還是決定試試。不少成績優秀、家庭貧困的大學生之所以甘願冒著被開除學籍的風險替考,多數懷著像高天強一樣的逐利心理,放棄了對法律和道德的堅守。
  此外,不少參與替考的大學生“槍手”還心懷僥幸。他們認為,既然中介能夠買通監考人員,就能確保他們沒事。因此,他們即使被抓到也不聲張,以便給買考家長留出時間去找人“擺平”。
  部分專家認為,對在校大學生來說,掙點外快、貼補家用等都無可厚非。但若以替考為代價,破壞高考規則、踐踏考試公平,於法於情都是站不住腳的。
  畸形需求:買考家長弄巧成拙
  在河南杞縣替考事件中,“槍手”們在中介介紹下與考生家長接上了頭。每個“槍手”都由對應的家長領走,“開赴”考點。一位家長表示,他們已經“打點”了監考老師,他們不會為難“槍手”。
  考生家長是替考得逞的關鍵環節之一。以往還可通過特招、加分、保送等形式讓孩子上大學,但隨著高考加分政策“瘦身”、保送名額驟減,一些家長不得不通過“買考”等風險更高的辦法幫兒女“圓夢”。
  一面是望子成龍之心,一面是漠視法律法規之行,家長們飽含期望的良苦用心演變為舞弊行為,讓考生們不僅輸了學習成績,在道德品質上也一敗塗地。
  “根源在於當今社會對個人成功的評價扭曲,認為考上好大學才是成才的最重要標準。”貴州大學校長、博士生導師鄭強說,“異化的成功標準讓人費盡心機,為取得好成績不惜以身試法。”
  “有了家長作靠山,學生們就可能對這種行為‘熟視無睹’。”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說。業內人士建議,在對層出不窮的高考舞弊行為打擊之時,應對涉事家長予以懲處。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買考家長,學校和地方政府也在舞弊案中發揮了重要作用。在不少地方,高考升學率被政府和學校作為考核“指揮棒”,導致這些地方對作弊行為“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甚至充當起“保護傘”“助推器”。
  “高考由單一的行政單位負責,很難形成有效的相互監督。”儲朝暉說,對高考過程引入更多監督力量,才能避免漏洞被利用。
  專家認為,可借鑒雅思、托福等專業考試模式,將高考的組織流程逐步專業化,在釐清教育部門權責的基礎上,聘請有資質、有經驗的專業人員協助規範組織考試,形成多方監督制衡機制。(記者薑剛、李放、段續、楊紹功)
創作者介紹

衛蘭

ht27htdmx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