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證如山——吉林省檔案館館藏日本侵華郵政檢閱月報專輯》系列叢書(7月1日攝)。(新華社發)強徵慰安婦罪證
  中央檔案館從館藏檔案中選取經最高人民法院審判的45名日本戰犯的親筆供詞檔案,從3日起通過互聯網向社會全文公佈。
  審判重證據、重事實
  整個審判過程嚴格遵循法律規定、原則和程序,重證據、重事實。
  時任沈陽特別軍事法庭公訴人的郭春來回憶:對於這些受審戰犯,每一項犯罪事實必須有五個方面共同佐證。一是審訊筆錄,二是戰犯的罪行交待材料,三是經過確認的證人材料,四是檔案材料,五是同案犯的檢舉揭發。這五個方面缺一不可,目的是使日本戰犯的罪行板上釘釘,無可辯駁。
  他們從“鬼”變成了人
  中國近現代史料學會副會長王建學教授說,新中國對日本戰犯的審判創造了世界審判法西斯戰犯的紀錄:在如山鐵證面前,每一個受審的日本戰犯都承認罪行,甚至痛哭流涕地跪倒在地請求嚴懲自己。這是所有審判法庭上絕無僅有的。
  “這些戰犯歸國後,大多數成為了中日友好的推動者和捍衛者。”撫順戰犯管理所舊址陳列館館長張繼承說:“他們認為,是中國人民以博大的胸懷和人性的力量,將他們從‘鬼’變成了人。”藤田茂筆供內容提要
  1945年6月,“在濟南的虐殺俘虜”,“把使用於陣地構築的濟南俘虜收容所600名以上的俘虜,在6月15日以後使用於教育刺殺了”。最新發現
  日軍曾密謀利用在華白俄羅斯人侵入遠東
  記者從吉林省檔案館瞭解到,根據該館最新研究並公佈的檔案資料,日軍曾通過移民、培訓等手段利用在中國東北境內的白俄羅斯人,為達到其稱霸遠東的險惡企圖培植力量。
  根據1940年《通信檢閱月報(一月)》檔案中記載:“目前,居住在滿洲國內的白系俄國兒童有4500人,日本對待他們的態勢十分冷淡……日本將來要侵略沿海州,所以日本人要把他們培養成自己的手下……”
  這封由當時在哈爾濱的法國領事發出的信件中還記載,日本侵略者為了達到培訓目標,在當地設置了2個下士官養成所,主要用來培訓青少年,“白系兒童的科目以學習日語為目標,採用各種手段蹂躪踐踏俄國人自古以來的民族意識”。
  吉林省檔案館館長尹懷錶示,這批記錄有白俄羅斯人遭遇的檔案資料全部出自日本侵華的親歷者、見證者之手,直觀揭露了日本侵略者的險惡用心,是無可辯駁的鐵證。
  日軍曾在對蘇戰爭中使用細菌戰
  根據吉林省檔案館最新公佈的研究成果顯示,日軍曾在1939年對蘇聯的諾門罕戰爭中使用細菌戰。
  在關東憲兵隊司令部、中央檢閱部1939年《通信檢閱月報(七月)》檔案中,記錄了該年6月石井部隊作為特殊秘密部隊到前線作戰的史實。
  信中原文寫道:“豐儀在6月22日晚上突然接到命令,現在正在向最前線出動之中。因為我們石井部隊是特殊秘密部隊,因此請不要多言。”
  中國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原所長、研究員蔣立峰表示,檔案中提到的石井部隊就是日本侵華中臭名昭著的731部隊。此信泄露了日軍在諾門罕戰爭期間使用細菌戰的情況。
  新聞鏈接
  射殺中國人後竟然“心情真好”
  在吉林省檔案館公佈的侵華日軍檔案中,記載了日軍在中國各地燒殺淫掠暴行的罪證。侵華日軍永田部隊村中榮寫道:“看著屍體浮浮沉沉,隨著河水飄走,心情真好。”
  佳木斯關東軍倉庫安田久寫道:“就像使用滿洲的馬一樣使用中國人……如果有人不聽話就痛打他們一頓。”
  外國人遭受日本人殘忍對待的記錄也在檔案中被髮現。1939年在營口的英國人凱米記錄了一名外國人被日本憲兵毆打並死亡的內容。這名外國人死亡後,“他的腸子里還有被刺刀捅過的痕跡”。
  日本侵略者的殘暴行為連日本人自己都看不下去。1940年7月當時在牡丹江市的日本人湯原看到日本軍人在街上騷擾婦女的醜行後,寫道:“在世界上都非常有名的日本軍人就是這副模樣嗎?”
  (本組稿件均據新華社)
  (原標題:正義的審判 博大的胸襟)
創作者介紹

衛蘭

ht27htdmx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